当前位置 : 首页 >焦点 > 正文

地质项目组里“三朵花”

2022-09-15 16:51:06 转载出处:财讯网

七月的承德,不似沧州酷热,武烈河畔风轻抚;七月的武烈河,恰似大运河壮美,天上那明月依旧。

又是一个有月的夜晚,窗外的万家灯火也早已歇下了,承德项目组的办公室依然如白日里一般紧锣密鼓,有条不紊。粗略算来,项目组组建已有月余,虽然大家来自不同科室,但也习惯了这种忙碌的并肩作战,默契了和同组伙伴的协作配合,理解了每个人的不易。项目组里有三位女队员,像三朵芬芳的花,多彩了野外一线的风景。

冯婷婷、葛晓静、杨熙,未成家前是住在一个宿舍的亲密无间姐妹,这次聚在一起成为并肩作战的伙伴。作为项目组里的三位女队员,她们惺惺相惜,更加努力。

冯婷婷是一个率真豁达的姑娘,印象里她会爽朗的大笑,踏实的干活,对生活充满热情,对工作执着追求,是从最开始筹划阶段就一直冲锋在前的项目组成员,也是离家时间最久的那一个。从前期踏勘到资料整理、图件绘制、报告编制,全程参与。队领导考虑她孩子尚小,也曾提出让她回家探望,但项目亟待完成,她坚定的摇了摇头,说没事没啥没关系。

夜晚,突兀的嗡嗡声响起,原来是家人给冯婷婷打来的视频电话,为了不打扰大家,她默默起身走向门外,门缝中却依稀传来一声稚嫩的“妈妈”。一声妈妈,包含的岂止是全家人的思念。短短几分钟,冯婷婷好似情绪毫无波澜的坐回电脑前继续忙碌,只有坐在对面的我看到她尚未擦拭干净的泪痕。

她们都是年轻的妈妈,一边是工作的需要必须全力以赴践行一名地质人的职责和义务,一边是没有时间陪伴孩子的成长发自内心的遗憾。其实报告编制起来,图件绘制起来,哪里还会顾得上想念,那只能成为内心深处的柔软。

葛晓静高瘦窈窕,白净温柔,说起话来也是轻声细语,我有些怀疑她瘦瘦弱弱的,真的能完成这么高强度的工作和长时间的加班吗?能坚持的下来吗?确实,因为水土不服和休息不足,鼻炎来捣乱了。她经常三个三个的连着打喷嚏,每天一把一把的吃五颜六色的药片,本就消瘦的她看着脸色蜡黄,被鼻炎折磨的头疼头晕,甚至睡觉都严重受到影响。但是她说“我参加了项目组,就要把这个项目做好。”烦杂纷扰的各式曲线,在她手中变得听话有规律,眼花缭乱的各类数据,在她笔尖归位站队。心细如斯,为报告的编制和图件的绘制提供了很大助力。这个看似娇柔的姑娘,原来早已把自己拧成了一股绳,浑身上下都充满了干劲和毅力,从骨子里透出的是不服输的坚定。

因为进组较晚,为了赶上进度,杨熙每天都会给自己定下任务。这天,任务还差一点没有完成却计算错误两个数据,一狠心,她使劲在大腿内侧拧了一下。疼痛瞬间传来,眼泪不受控制的落了下来,头脑立时无比清醒。可是早上醒来时,发现自己大腿内侧青紫一片,连碰一下都会疼的龇牙咧嘴。她摇摇头默默的对自己说:下手还真狠啊!

因为长时间坐在椅子上不活动,杨熙腰背酸痛难忍。偶然的一次,她在旁边便利店看到了小木锤儿,敲了几下,如获至宝。晚上工作时,咚咚的声音吸引了同事们的注意,大家纷纷过来试用。于是第二天项目组迎来了“新装备”,几乎人手一只小木锤儿。每次听到敲击声,我都会心一笑,谁说加班很枯燥难熬?我分明从木锤儿的敲击声中,键盘的敲打声中,鼠标的哒哒声中听出了乐观、希望和向上的旋律。

她们是普通的女地质队员,没有豪言壮语,没有惊天伟业,但平日里温柔细语的母亲,此时却是舍小家顾大家的技术骨干,平日里爱笑爱美的姑娘,此时却是勇于担当的铁娘子。

“靴刀帕首桃花马,不愧名称娘子军”。在各项目组,在水文四队,在河北省地矿局,像她们一样的女地质队员还有很多很多,是母亲,是妻子,是女儿,是一线的地质队员。像格桑花般坚强,像玫瑰花般娇艳,像向日葵般灿烂,坚毅、自信、积极,为热爱的地质事业付出满腔热忱,献出全部真诚。眉眼间是巾帼不让须眉的坚定,做出的是巾帼不让须眉的成绩。

她们用女性特有的细致敏锐、聪颖干练,以虔诚之态敬来日方长,以谦虚之心领岁月教诲,在各自的岗位上如花般绽放。

作者:杨熙

单位:河北省地质矿产勘查开发局第四水文工程地质大队

免责声明:市场有风险,选择需谨慎!此文仅供参考,不作买卖依据。

相关阅读
最近更新
参与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