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焦点 > 正文

中国科技企业赋能全球市场,争作“出海”领航者

2021-12-20 17:37:52 转载出处:壹点网

随着新一轮科技革命和产业变革深入发展,数字经济成为全球经济增长的新引擎。商务部、中央网信办、工信部联合印发《数字经济对外投资合作工作指引》,提出推动数字经济对外投资合作,积极融入数字经济全球产业链、加快推进数字基础设施建设、推动传统产业数字化转型、建设数字化境外经贸合作区等11项重点工作。专家认为,数字经济企业“出海”迎来好时机,前景广阔。

实际的情况是,目前已经有越来越多的中国企业“走出去”。

以中国移动通信产业为例,我们熟悉的中国智能手机行业中的小米、vivo、OPPO等品牌,物联网模组厂商移远通信、中科创达等,均在以数字经济的新模式助力当地经济增长,培育新市场和产业新增长点,创造就业岗位,改善人们的生活。而在此过程中,与像高通这样的外资企业合作在中国通信企业的出海进程中发挥了重要作用,体现了“双循环”大背景下,借助全球化实现互利共赢的不可阻挡之势,并为业内树立了中国企业开辟式增长的标杆。

中国5G领跑全球,助推中国移动通信企业加速“出海”

提及当下炙手可热的5G,研究机构GSMA智库统计数据显示,2021年,全球已经有超过175家运营商推出了5G服务,还有超过285家运营商正在投资部署5G技术。中国5G的发展和建设成绩更加瞩目,其中5G连接数占全球5G总连接数的78%,约4.3亿。而到2025年,中国的5G连接总数将达到8.65亿,占全球5G连接总数的40%,中国的5G普及率将超过50%。

与此同时,中国在5G及相关产业发展方面积累了丰富的经验。

据工信部最新发布的数据,目前中国已建成5G基站超过115万个,占全球70%以上,是全球规模最大、技术最先进的5G独立组网网络;终端方面,中国5G终端用户达到4.5亿户,全球每10个5G用户中有8个来自中国。截至8月底,具有一定行业和区域影响力的工业互联网台超过100家,连接工业设备总数达到7600万台(套),全国在建“5G+工业互联网”项目超过1800个。

中国5G发展之所以取得如此成绩,在我看来,与企业在移动通信相关产业中提前布局、取得先发优势密切相关。

以我们熟知的移动终端为例,早在2018年1月,小米、OPPO、vivo、联想、中兴、闻泰等中国终端厂商就率先与高通联合启动“5G领航计划”,旨在加快中国手机厂商的5G手机产品的面世,更快更好进入全球运营商5G手机发布的首发阵营。通过“5G领航计划”,高通为中国伙伴持续提供全球化的5G解决方案,分享自身深厚的技术积累和全球资源。

项目启动三年来,中国厂商的产品不仅成功跻身全球主要国家和地区推出的首批5G智能手机之列,而且在5G时代大力开拓国内外市场取得了良好的业绩。

从2018年“5G领航计划”启动至今,,中国前五大智能手机厂商在全球出货量份额已增长超过三分之一。而截至今年第三季度,小米境外市场收入达到人民409亿元,在总收入中占比52.4%,其中在智能手机方面,小米智能手机出货量海外占比超过75%。而OPPO、vivo智能手机出货量海外占比也达到50%左右。

除移动终端外,2020年7月,在5G标准新版本Release16正式冻结之后,中国移动、广和通、美格智能、移远通信、创通联达等二十多家企业就开始积极布局,包括与高通共同倡导发起“5G物联网创新计划”等 把握国内外市场的广阔机遇。

该计划实施以来,得益于国内与海外市场的双增长,从全球市场看,据市场研究机构Counterpoint发布的统计报告,2021年第二季度全球IoT蜂窝无线通信模组市场按总营收排名,移远通信(Quectel)以市场份额21.2%位列第一,而广和通(Fibocom)则以7.9%紧随其后,排名第二,二者营收合计几乎接该市场的1/3。

具体到海外市场,仅在2021年上半年,移远通信海外合同产生的收入占比就达到其总收入的四成左右;广和通海外销售收入占比50%以上;美格智能海外营收1.57亿元,高于去年同期的1.37亿元。

从上述事实不难看出,得益于5G的提前布局和先发优势,中国移动通信产业正在加速“出海”,开启从追随到引领的转变。

从追随到引领,中国通信企业做对了什么?

所谓知其然,需知所以然。除了前述中国5G的先发优势外,中国移动通信产业何以到了5G时代,从追随变为引领——刨析前述的“5G领航计划”和“5G物联网创新计划”的前后故事,其给中国企业带来的助力,无疑会对现在和未来的中国移动通信产业,乃至科技产业的“出海”具有启示和借鉴的价值及意义。

从全球市场看,中国终端厂商与高通联合开展的“5G领航计划”,一方面,在高通全球化5G解决方案的支持下,终端厂商可以快速推出支持不同地区5G频段的5G手机,为5G在全球的落地部署提供产品支持;另一方面,高通拥有覆盖全球的区域团队网络,与全球各地的运营商、渠道商及其他伙伴有着深入的合作关系,可以为中国手机厂商提供从技术与需求理解、产品设计、准确执行到全球不同市场的测试等一揽子全球化的服务和支持,让中国厂商在全球众多市场同时推出新的产品,开拓海外市场。

以OPPO为例,在初入欧洲市场时,由于高通更熟悉当地的标准、技术规范,并将这些经验共享给OPPO,使其通过与高通公司的合作快速进入当地的运营商网络。而在后续的5G商用终端的开发中,双方的合作更为紧密。例如今年4月,OPPO宣布联合沃达丰、高通和爱立信共同实现首个5GSA商用网络在德国的正式商用。合作中,爱立信提供了无线基站解决方案以及用于SA网络的云原生5G核心网,帮助沃达丰在德国建设5G SA网络;OPPO与高通共同参与了5G SA网络的联调联测,并用搭载高通5G移动台的OPPO智能手机进行网络测试。

与此同时,5G手机作为新一代智能终端,由于频段、功耗等方面的因素,产品开发的难度更高。而通过与高通的合作,可集合产业的力量降低5G从技术转化为产品的难度,使终端厂商有更多的精力投入到产品的创新设计。

以vivo为例,高通作为支持中国手机厂商成长的重要力量之一,在伴随中国手机厂商成功出海的过程中,观察到中国企业的需求领先于其他市场,在能力上也因而领先于海外同行。例如,vivo成为第一个通过升降式摄像头带来全面屏解决方法的厂商,该升降式摄像头技术的稳定和可靠也在vivo NEX 产品上得到验证。而这一产品上的创新,让“零界全面屏”成为了可能。

可以说,“5G领航计划”的实施途径很好发挥了高通作为一家外企的天然优势。而除了在智能手机领域与中国合作伙伴展开合作外,高通还将合作从智能手机拓展到了智能物联网领域。而这就说到了“5G物联网创新计划”。

这里我们以其中的合作伙伴移远通信为例,2017年,高通在澳洲的芯片业务开发高级总监,说服了澳洲当地的网络运营商换掉有线光纤,转为采用基于4G网络技术的路由器。移远通信接到订单,要研发出澳洲运营商需要的这款4G路由器。移远通信的工程师和法国、中国台湾地区的路由器供应商客户一起,经过了长达一年的艰苦研发,在通过了运营商一系列复杂的产品认证后,最终实现了几百万台的规模量产。而这个项目不仅为多方合作伙伴创造了商业价值,也为当地带来了网络迭代的社会价值。

又如合作伙伴美格智能,其在使用高通芯片方案为某新能源车厂商提供5G互联方案的研发过程中,车厂客户突然提出了一项定制化技术需求,该定制化需求技术上难度极大,如果不完成客户需求,项目将面临搁浅。因该定制化需求主要涉及软件层面,因此美格智能的软件技术团队主动出击,调集了几十位软件技术专家专项攻关,并与高通团队密切协作,最终在较短时间内,完成了客户的定制化需求,推动项目顺利进入量产。

需要说明的是,上述仅是中国移动通信相关企业“出海”与高通密切协作,相互赋能,赢取海外市场的点滴,而正是这些点滴才汇集成中国企业“出海”的强大使能和助力,实现了中国移动通信产业在5G时代新形势下的开辟式增长。

“走出去”大势不变,开辟式增长未来更可期

如果说,前述是中国移动通信产业中的相关企业以自身“出海”的实践证明了以开放、合作、共赢为基础的开辟式增长对于提升中国移动通信产业在全球市场竞争力及践行国内国际双循环具有积极作用、并树立了标杆的话,那么看未来,中国移动通信企业“出海”更是前景无限。

首先从政策层面看,《中共中央关于制定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第十四个五年规划和二〇三五年远景目标的建议》提出,要加快构建以国内大循环为主体、国内国际双循环相互促进的新发展格局。顺应经济全球化态势,中国企业“走出去”可以抓住经济全球化的重要机遇,也成为推动形成国内国际双循环发展新格局的重要实践,推动中国品牌走向世界,输出“软实力”。

其次从产业层面看,鉴于移动通信产业和半导体产业是全球化程度最高、最为深入的行业,全球半导体产业链环环相扣、密不可分,没有任何一家企业或国家、地区可以独自完成产业链中的所有环节,尤其是在5G产业的发展进程中,供应链对全球化依赖程度很高,从芯片成品在设计、代工、封测等环节的分工合作,到5G技术标准的协同制定,都需要许多国家和地区的电信运营商、制造商、技术研发机构的共同努力。

中国企业“走出去”的大势不变,加之产业的属使然,开放、合作、共赢的开辟式增长未来更可期。

需要说明的是,伴随着智能网联边缘的扩展和元宇宙的兴起,以及云相关业务的快速发展,以智能手机为核心,汽车,XR等泛在化领域,对于“出海”的中国企业同样充满机遇。

写在最后:我们依稀记得,在“双循环”刚提出的时候,我们产业圈存在着一些误解,最典型的就是看到前半句话“以国内大循环为主”,以为我们要降低对外开放的程度。这显然是一个误解,不可否认,“以国内大循环为主”是趋势,也符合我国现阶段的实际,但并不代表我们要主动放弃国际市场,这是错误的判断,尤其是对于科技产业。科技文明时代的典型特征是,技术传播的速度非常快,而惟有产业保持开放的姿态来接纳,并积极参与全新的国际分工与合作,不断开拓海外市场,才能更好地联通国内外市场,提升国内循环的效率和水,真正畅通“双循环”,释放新潜力。而在这一过程中,像高通这样的外企充当着“双循环”新发展格局结合部的作用,是推进双循环相互促进、协调发展的不可或缺的重要力量。

免责声明:市场有风险,选择需谨慎!此文仅供参考,不作买卖依据。

相关阅读
最近更新
参与评论